平石无流

师徒BL 原创 如若谨言〔2〕

  拂晓,天似亮未亮,大地都沉浸在安寂的睡眠中,不少刻苦的书生才歇下。而位于中原大地的点苍派却截然相反。朦胧的光晕垂落铺展于山腰间的院落内,缓缓渲染开一层薄薄的荧光,屋内却仍是一片昏暗。不过这于习武之人来说是无甚大碍的,苏谨言便早已洗漱完毕,仔细擦拭好长剑后收刀入鞘悬于屋内,系上玉佩,轻轻推开房门。清晨带着凉意的空气瞬间蹿上脊梁,忍不住教人打个激灵,他抖抖衣袖,踱步至山腰凸起的岩石上,脚尖一点,无声无息在半空中滑出一道弧线,向着东方翩然而去。

  “谨言啊,怎么那么早就到了?来来来,吃饭没?”缓缓落于山脚下,与看守弟子打了个招呼,走尽依山而建的青石长阶后,苏谨言刚刚一脚踏入堂内,便看到让他脸色一冷的场面。只见一约莫三十岁上下的长衫儒雅男子,倚桌靠背,左手持杯,右手著筷,桌面有荤有素一字排开,连吃带喝还不忘伸手招呼他,油光满面,好不痛快!

  这不是那一大早便传音入密让他赶来的掌门师兄又是谁!

  “掌门师兄……”苏谨言寒着脸走进施了一礼,“你…不是说有急事要议?”

  “啊,那是只是提醒你的起床时间,不算吃饭时间的。”长衫男子一口饮尽杯中酒,嘿嘿一笑,用筷子敲了敲碗壁边缘,“来了也好,坐吧,陪师兄我吃顿饭,还能怠慢了你?”

  算是知道自己被师兄耍弄了一遭,苏谨言干脆瞪了他一眼,仍是直挺挺地站着,也不搭他话茬,只道:“找我有何事?”

  “哎呀你这个人,真是,我们点苍派又不是那帮少林的没毛驴,何必如此苛待自己,吃块肉都不行。要不是师尊和你修行的功法一样,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走火入魔出了啥问题。”自讨没趣的掌门摸了摸鼻子,小孩儿似的咕嘟着抱怨半天,方才正了正脸色,敛去脸上的笑意,“你觉得昨日里我让人带去的小孩如何?”

  “他……”苏谨言顿了顿,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一下子沉了脸,“他很好,只不过是个普通孩子。怎么?”

  “他确实应该只是个普通孩子,但不久前蒋家被灭,他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口,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,这可有些蹊跷了。”说着,长衫男子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也不去在意在站一边皱起双眉的苏谨言,只夹起一筷子菜扔到自己嘴里嚼着,自顾自分析,“蒋家虽已没落,也还没到虎落平阳的程度,一流高手还是有的。一晚上而已,就无声无息被灭了。背后人怕是用只手遮天来形容都不为过。按理来说那么小一点孩子能做什么?请人摸了骨不过八九岁而已。蒋家的家谱上也不见此人,身无武功内力,也无毒蛊迹象。若说误入,怎会如此巧合?恰在此时入此地?又怎的偏偏就留下他的性命?蒋家上下三百余口人连几个月大的奶娃娃都不放过屠了个干净,下手狠辣至此,倘若当真只是普通人,怎会放过他?”

  “他说他姓百里。”事关重大,苏谨言愈加严肃了起来,“昨日里他随我回苍澜山,走到一半已无力为继。”说着,他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连轻功都不会。不过很听话。”

  闻言吃到一半的长衫男子差点哽住,他擦擦嘴角,苦笑道:“师弟,这世上真不是人人都会轻功的。你整日待在门派自是不晓得,山下还有许多普通百姓。待事情解决,你不如去山下走一遭,历练历练?不过说到百里这个姓氏——”

  他放下手中的木筷,缓缓抬头注视着苏谨言,目光如淬毒锋刃, 全然不见平日的嬉笑自如的神色, 冷的教人心惊,嘴角却衔着一抹微妙极了的笑:“那孩子身上什么都没有。除了一套染了血的破衣服,和一块刻着〔百里〕二字的免死令。说来也怪,那孩子连父母是谁籍贯在哪儿都忘了,忘的一干二净,却独独记得百里这个姓。可据我所知,百里一脉已经断绝许久。追溯至最近的百里氏也是百年前了。而那一脉的百里氏统一都有一个称呼——”

  “——御前龙卫。”

  

  


评论

热度(8)